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在洗白魏忠贤?

不是越来越多的人在洗白魏忠贤,而是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事情的真相。

魏忠贤不是什么好鸟,绝对是奸贼,事分两头说,他奸是奸,但是在明末时期,绝对是对皇帝最有用的人。自诩清流的东林党标榜的是忠臣,干的事儿却是人神共愤,害国害民的勾当。



魏忠贤一直被后世之人说成明朝最大的奸逆,大明朝的灭亡就是他干的,这纯粹就是胡说八道,究其原因很简单,笔杆子握在文人手里,东林党的余孽一直在抹黑魏忠贤,《明史》的编撰是清朝人干的,如果不抹黑明朝皇帝,抹黑他身边的宦官,大清得位不正,无法服众。

魏忠贤虽然不是什么好人,贪污腐败,把持朝政,残害忠良,这都不假,但是唯一他比东林党人强的是绝对的忠于皇权,可以说除了皇帝不愿意亡国,就是他了。那些清流文官们个个道貌岸然,实则却是自私自利,要么图名,要么图利。



魏忠贤不择手段的图利,却也一门心思对朝廷,对皇帝保持忠诚,这就是魏忠贤和东林党最大的不同。

现在的人逐渐看清楚的事情的本质,在崇祯时期的明末时代,最大的危机不是政治口号上的正、邪,忠、奸。而是如何维持王朝不灭,皇权不倒。只有国家不亡,才能讨论那些高尚和污浊。

明朝的灭亡与魏忠贤是没有多少关系的,如果说一定有关系,那就是魏忠贤死得太早,崇祯皇帝太弱智,把唯一能够制衡文官集体东林党的权宦给除掉了。



崇祯杀了魏忠贤,彻底的让东林党人没有了对手,他们完全裹挟了没有政治智慧和能力的崇祯皇帝,无论是对付满清,还是平息起义军,治理朝政方面东林党人几乎都是考虑的自身团伙的利益,对国家和朝廷毫不负责。

魏忠贤是奸臣不假,但是他的作用对于崇祯皇帝来说却是巨大的,崇祯皇帝并没有看清楚当时的权力划分和权力平衡的关键,也看不到自己其实是个孤家寡人,在朝廷上没有任何帮手和打手。

崇祯皇帝需要有实力和人站在他这一边,很遗憾,唯一适合的人魏忠贤被杀了,最后落得个上吊自杀的结局。

主要是人们慢慢的看清楚了自私自利的东林党才是明朝的掘墓人,看看现在那些知识分子中间的带路党就知道了。魏忠贤至少还是想让皇帝生存下去的,而东林党却是想要把皇帝吃了的人。东林党是为江浙一带的富豪士绅代言的,他们的那个藏富于民让富豪们富甲一方,而皇帝的国库却空空如也,东北前线没有钱去打仗,所以说东林党是明朝的敌人。但是东林党这些人掌握了话语权,因为他们是文人,所以就把自己洗白了,污蔑明朝皇帝等人,把自己推的一干二净。

魏忠贤代表的阉党,对立面是东林党。两者虽为对手,却有很多共性。今人对魏忠贤恶感降低,是因为对东林党的本质看得更清楚。

一、贪婪。阉党的贪婪表现为敲诈官员非法敛财,而东林党则通过政治运作使国家经济政策向其所代表的世家大族倾斜。一个是个人体制外贪婪,一个是群体性体制內贪婪。

二、自私。东林党的自私,是为了集团利益,侵害国家利益毫无节制,连“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种最基本的道理都无视,毫无大局观。阉党的自私不用说,一个没知识的人掌权会是什么样子。

三、无耻。尽管掌握话语权的东林党事后对自己极尽美化之能事,但史学家通过对历史事件进行文字外分析,很容易看清东林党的本质,家国情怀中家情怀是有的,国情怀是没有的;修身持家平天下也只做前两项。明后期大地主集团对民间的扫刮无所不用其极,东林党身为朝庭官员却竭力让这种扫刮合法化,毫无职业道德可言。至于阉党,敲诈勒索官员,估计他们自己也没觉得自己需要承担什么道德义务。

东林党就象今日之美丽国,坑、蒙、拐、骗、抢、杀百毒齐全,坏事做尽还要以自由、民主之名,是个全要型(包括牌坊)选手。从国家层面来讲,东林党的危害比阉党要大的多,因为阉党很容易收拾,东林党却让皇帝无从下手。其实东林党如果做事有节制,不把皇帝往绝路上逼,皇帝也不至于放狗咬人。体制内腐败是最难治理的。明亡于东林党之说是很有道理的。

洗白魏忠贤的事,先不论是非曲直,单是思维观念的进步,就是一件极大的好事

我们教育的终极弊端就是单一思维,非黑即白。

无论任何事物,都有标准答案,学生只需学习时背诵答案,考试时回忆答案,就万事大吉

走向社会之后,容不得不同意见,凡是我不赞同的就是邪门歪道,就得消灭

能够学会从各种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有什么不好,真理就是在质疑中前进的

一条狗,不会希望他的主人死掉,还会极力维护主人的安全,虽然也会抢主人的肉吃。

至于72代衍圣,25朝贰臣的徒子徒孙就不好说了,换个主子就是了

多说不如多做,怕的就是只会说不会做!

历史不容篡改[灵光一闪][what][泪奔]——横看成岭侧成峰[灵光一闪][what][what][what][泣不成声]

不是在洗白魏忠贤,而是没有最烂只有更烂,九千岁的祸国殃民就不用说了,他还有一般好处,对九边防务很重视,九边不少将领与阉党都有点关系。相反东林党太可怕了由一帮愤世为国的清流,堕落成一帮伪君子,空谈误国,阉党赞成的我们坚决反对,于是不少九边名将遭了黑手,到处排除异己,一方面名誉天下,另一方面男盗女娼,皇帝要军饷没有,最后还是便宜老李了。

区别在于,魏忠贤的观点,大明不能灭亡,亡了我就没有钱和权利了,所以我必须保护明朝和皇帝,东林党人的观点,只要能够保住我们的利益,管它是什么朝代,什么人做皇帝,都行!

这个问题有三点。一是洗白的人再多几个也洗不白。第二个是哗众取宠赚眼球的人。第三个是真正的现代奸宦怕和他所作所为相似才洗白魏阉。不论如何魏阉不会洗白。

魏忠贤是坏,可东林党更坏、更无耻。